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农村文化 > 正文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来源:三农新闻网 编辑:飞鱼 时间:2019-12-02 17:32
导读:走进安徽,徜徉在城市与乡村的深处,会经常感受到历史与现代的交融和积淀,尤其那一座座古镇、一条条老

走进安徽,徜徉在城市与乡村的深处,会经常感受到历史与现代的交融和积淀,尤其那一座座古镇、一条条老街,以及深巷人家的老手艺、老物件,无不承载着悠悠的历史记忆,诉说着无数的动人故事。

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,中安在线推出“行走安徽老街”系列摄影报道,集中展示老街场景及生活在老街人们的质朴、勤劳、幸福、喜悦、自信。

本期,我们带您走进黄山市岩寺老街。

岩寺旧名富饶,唐大历元年(公元766年)称岩寺,现为徽州黄山市徽州区人民政府所在地。这里历史悠久、地理优越、文风昌盛、人才辈出,是徽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。历史上的岩寺老街贯穿岩寺古镇,分上街、中街和下街三部分,长达十里,有着“十里长街”之称。现仅存中街,全长300米,最宽处5米,保留下来的徽州传统砖木楼阁建筑62幢76户人家。老街两旁的建筑保持着前店后坊的传统商业街巷空间格局,典型的徽州景致。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500米高空俯瞰岩寺老街(图下中部)及周边地貌

拍摄手记:

差点就错过了岩寺老街。

在徽州大地众多街巷里,我起初以为它是一个并不起眼的地方,就想着不必再花更多时间去深入挖掘它的细节,也以为在广袤的江淮大地上,它并无耀眼的光芒竟被我粗浅定位它太单薄。

直到我背着沉重的器材慢慢走进这条老街,才发现之前的认识太过肤浅。那些先入为主的认识差点害了我,好在最终我没与它失之交臂。

于此,我在反思,那些不常被我们关注过的老街,是不是也一样值得细细品味?再放开谈去,我们眼中的陌生人或妄以为并不值得深交的人,其实他(她)也有很多闪光点,继而可以塑造深厚友谊的可能。

还没真正走近岩寺老街,它就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课。

新时代,徽州的色彩让无数人为之倾倒,它在人们心中早已绘成了一幅绚丽的国画长卷。走进岩寺老街,天气给力,心情也舒爽,航拍飞机也大胆冲到了500米高空。从高空俯瞰,一个新的徽州城区如翱翔的苍鹰,匍匐在天地之间。一名小女孩突然蹦蹦跳跳跑过来,情不自禁地将下巴搁在我肩上,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航拍监视器,惊叹道:“哇,叔叔,原来这里这么美啊,我要把它画下来。”

这天,位于老街里的新四军旧部来了一群学生,他们列队肃静,集体向烈士敬献花篮。从高空航拍再回地面捕捉影像,横穿老街后再转入新四军旧部,几个场景的转换让我强烈感受到今日祥和景象来之不易,我们唯有珍惜才不辜负曾经的殷殷期许。

岩寺老街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,还有街上的手艺人。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这里历史悠久、地理优越、文风昌盛、人才辈出,是徽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老街全长300米,最宽处5米,保留下来的徽州传统砖木楼阁建筑62幢76户人家

岩寺老街的手艺人的确给老街增色不少。戴着老花镜的胡日平师傅一边刻章一边照看孙子。胡师傅自小随父亲研习刻章,回首来时路,他坦言此生最庆幸的是儿子考入北京名校,毕业后工作顺利。而今胡师傅的孙子聪明可爱,家庭和睦。还让胡师傅自豪的是,他曾为徽州地区不少单位刻过公章,其“作品”因此享誉四方,心间也时常拂过得意的春风。据了解,胡师傅曾带过一个徒弟,闯荡20多年后顿感此行太过寒酸,于是咬牙改行开小店卖些日用品。“小印章也有大世界,他不刻章太可惜了。”胡师傅微微叹息说。

老街的手艺人不仅大方接受我这个陌生人端着照相机“闯入”,而且还能解疑答惑。理发师程国清说他的椅子比我年龄还大,顾客走了又来,他仍不厌其烦投入我的话题。老铁匠没有在门前抡起铁锤,倒是他在阳光下拿尺子量铁艺时的神态异常专注,那投入的眼神里俨然住着他的另一个世界。当我跨入雪姐酒酿饼店时,她很快送过来一个饼并用塑料袋包好,微笑着送给我免费尝尝。我执意扫二维码付款,她责怪我太客气。20多年前,雪姐在老家拜师学艺,此后带着儿子和老公来岩寺老街卖起了酒酿饼,生意好时,他们每天可以卖一千个饼。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老街内的新四军军部旧址。岩寺古镇,享有“北有延安,南有岩寺”的美誉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徽州民间历史文化博物馆

老街手艺人年龄最小的非90后程建明莫属。他机灵沉稳,曾立志苦学地方名点,拜师学艺后声名鹊起,就连师傅女儿的芳心也被他稳稳地捧走了。小俩口成家后在岩寺老街开了一家特产店,工作时,程建明动作麻利,他老婆则在一旁悉心配合。程建明说,以后要把徽州的传统老手艺好好发扬下去,让更多人吃上徽州地方特产。

当然,老街人对我的热情,也让我对老街人报以真诚。

我在拍照,挽篮子的妇女笑着说:“你要买一点吗?我这个挺好吃的,是在家用炉子烤的红薯干。”我尝了尝,随后买了一斤。晚上在老街口碰到一位老人在街头卖甘蔗,她走到我面前轻声说:“帮我买一点甘蔗吧?我可以早点回家了。”老奶奶从车身挑了两根甘蔗为我削干净,再把它们一一装好。“一会还要骑三轮车回家,十几里地才能到呢。”老人家特别不容易,但又理解她这样一位闲不住的人。是啊,几十年来的持续勤劳她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呢。当勤劳成为一种习惯,也许她就习惯了别人眼中的苦,她内心却洋溢着辛劳后的满足。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青石板和马头墙绘制的徽州景致,街两旁建筑保持前店后坊的传统商业街巷空间格局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赶集的居民

每天,大家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日子也每天如流水般奔流不止。那些为柴米油盐奔波的人们从不缺少豁达,更从不吝啬微笑。对我来说,走过的老街多了,也渐渐领悟了生活的本真,这朴素的生活原本就是一本阅不尽的百科全书。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胡日平刻字逾50年,其父于1955年起在此刻章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60岁方惠中卖画30多年

暂别华丽的城市,把自己融入老街,静静倾听,细细观察,你也许会发现,平淡的日子也有阳光万丈,普通的生活同样蕴藏着深奥的哲学。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胡继华的理发店,一名阿姨也拿起了推剪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70岁的铁匠李师傅步入此行50多年了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48岁胡雪梅20年前歙县拜师学艺,她每天可卖一千个酒酿饼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56岁汪文新自小随父辈学做桂花糕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65岁程国清师傅理发已50年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夜晚的街巷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90后程建明夫妇是老街最年轻的手艺人

黄山市岩寺老街

 

岩寺老街,是大多数徽州人的乡愁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文章:

相关推荐:

CopyRight 2006 2018 三农新闻网 SNXWW.COM 豫ICP备08101101号-1
Top